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在湛藍大教堂遭遇邪惡教徒和惡魔襲擊后的第五天,湛藍大教堂的主教道格拉斯·羅蘭和圣騎士弗瑞德·菲爾頓,乘坐交通工飛艇返回薩羅楊市。

    雖然駐守薩羅楊市的湛藍兵團已經對城市的空域進行了封鎖,但他們還是對這艘承載至善教廷重要人物的飛艇予以放行。帝國軍表面上對城區內的至善教廷咄咄逼人,實際上也四處尋求和平解決這次軍事對峙的辦法。

    開戰對佛羅明克帝國沒有任何的好處,湛藍兵團不僅僅要為一片廢墟的薩羅楊市負責,可能還要對東方諸國的軍事介入負責,甚至整個馬賽勒斯行省局勢失控負責。

    湛藍兵團想通過軍事施壓的手段,逼至善教堂把藏匿的重武器交出來……這是帝國的底線。

    而至善教堂也似乎吃定湛藍兵團不敢開戰,擺出一副嚴防死守、視死如歸的姿態。

    在帝國銀翼嚴密的看守下,有殿堂騎士護衛的飛艇降落在湛藍大教堂前方的廣場上。作為與惡魔作戰的主戰場,廣場雖然得到了緊急修繕,但還是一片狼藉的樣子。教堂前方的兩座大天使雕像消失不見,教堂正面的墻壁上也是傷痕累累。

    此時的湛藍大教堂已經完全進入戰爭狀態,教堂騎士們用沙包圍繞教堂構筑出了一圈防御陣地。騎士們脫去重甲,換上了便于作戰騎士軍服,拿著煉金步槍坐在掩體的后面。教堂門口的弧形臺階上,被安置了一個重機槍陣地,重機槍陣地的上方籠罩著一層淡金色的神術防御盾。

    教堂大門的兩側是十組戰斗堡壘,多足機械腿全部固定在地面上,上面又加固上一層沙包以穩定炮臺在射擊時產生的震動。

    百米的教堂城堡上也是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射擊孔,各類火炮和槍類居高臨下對準了隔著街道與教堂騎士們對峙的帝國軍。

    羅蘭主教穿著黑色的教袍,帶著主教頭冠,手里拿著一本至善教義,面無表情的走進大教堂內。

    菲爾頓圣騎士跟在羅蘭主教的側后方,他穿著裝飾華美的騎士重甲,腰間挎著騎士劍,單手環抱頭盔,正氣凌然。走進教堂后,菲爾頓神騎士對圍攏過來的神甫和殿堂騎士們說:“所有神甫級教務人員和殿堂騎士到祈禱室開會,你們想好自己要說什么,主教大人需要知道……這里到底都發生了什么事。”

    羅蘭主教沒有說話,徑直的向祈禱室走去。

    湛藍大教堂所有14位神甫和10位殿堂騎士立即向祈禱室聚攏。

    在一起向光明神的神像祈禱后,羅蘭主教轉身對著自己的直屬下屬們。

    臉上的皺紋和頭上的白發讓他顯得異常蒼老,眼球中帶著一些血絲顯示這幾天他都沒有好好的休息。

    在教廷遇襲的第一天,他就想返回這里。但由于湛藍大教堂在馬賽勒斯行省的腹地,害怕被扣押的羅蘭主教沒有貿然入境,而是等教廷國國與佛羅明克帝國做好足夠的溝通,被帝國承諾安全后,他才緊急趕了回來。

    “這里的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峻……”羅蘭主教用緩慢的語速說道:“我要知道為什么要動用那么多的銀翼和重武器?你應該知道我們和佛羅明克帝國的協議,教堂騎士團的規模和武器種類、數量都是有嚴格限制的。

    你們這樣做……已經給教廷國帶來非常嚴重的外交危機。

    同時讓湛藍大教堂和我們的教友們處在危險之中。”

    羅蘭主教剛剛說完,一名年輕的神甫說道:“主教大人……邪惡側異教徒和惡魔的襲擊非常突然。當時我們教堂騎士團遭到重創,留守的殿堂騎士們……短時間無法解決惡魔。

    而兩名邪惡側異教徒一直沒有參與攻擊。

    我們不知道異教徒還有沒有其他后續的進攻手段,有沒有其他襲擊者藏在附近,不知道他們發起的襲擊是不是以摧毀教堂為目的。

    當時教堂內有很多信仰光明神的信徒,我們有保護他們的義務。而且……作為馬賽勒斯最大的教堂,湛藍大教堂如果被摧毀,勢必會動搖至善教廷在秩序大陸的地位。

    讓邪惡側異教派得到發展的空間,讓偽神被大范圍宣揚……”

    菲爾頓圣騎士正處于壯年,重鎧甲穿在他的身上就如同穿一件普通的衣服一般,絲毫看不出累贅。在那名神甫說完之后,菲爾頓圣騎士對羅蘭主教說道:“主教大人。鑒于當時情況特殊,湛藍大教堂又沒有處理過類似的事件,在以防守大教堂為第一要務的前提下……泰特斯神甫處理的雖然有欠考慮的地方,但還算果斷。

    哪怕我們因此與湛藍兵團交戰,也比教堂被邪惡側異教徒摧毀……好的多。”

    對于至善教廷來說,違反協議藏匿武器,甚至和佛羅明克帝國開戰……都不算什么。哪怕是戰敗,也僅僅是信用和名聲上的損失,在信仰上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他們絕不會允許如此有地位和影響力的至善大教堂,被邪惡側異教徒攻破……這是在信仰爭奪中,永遠洗不去的污點。

    羅蘭主教知道泰特斯神甫做的沒錯,但他還是擔心的說道:“可是這批武器是馬賽勒斯議會從教廷國訂購的……如果把它們交出去,我們如何承擔這筆損失?”

    泰特斯神甫是剛剛匯報大教堂遇襲情況的神甫,他在羅蘭主教和菲爾頓圣騎士離開期間,負責湛藍大教堂的運行。這位年輕的神甫在聽到羅蘭主教的煩惱后,說道:“主教大人……這批武器早已經被教廷國送了過來,而膽小的馬賽勒斯議會卻遲遲不愿意接收。

    這批武器暴露出來,馬賽勒斯議會只會比我們更加著急。現在他們已經在準備成立薩羅楊城市警備隊的事情,如果他們真的把警備隊建立起來,稍微運作一下……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接收這批武器了。”

    羅蘭主教又問道:“佛羅明克帝國怎么可能讓馬賽勒斯行省公開擁有軍隊,如果城市警備隊沒有辦法建立起來,又該怎么處理?”

    神甫微笑的回答道:“那也是馬賽勒斯議會的事情。反正湛藍兵團不會輕易的攻擊我們,馬賽勒斯議會如果不想這批武器的買家是誰……被帝國知道,就必須把這件事處理好。”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