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天使姐妹就是在這個時候被泰特斯神甫遇見的。

    雙胞胎不僅僅擁有絕世容顏,身上的氣質簡直就是為殿堂騎士而生。想要成為殿堂騎士,依靠的不是天賦,而是精神上與神力的契合度,精神影響一個人的氣度,氣度又可以從外表看出來。

    當泰特斯神甫見到朱利安姐妹后,和當初接待過她們的教士一樣,一眼就認定她們天生就是光明神的戰士,只要她們愿意皈依至善教廷,就可以輕松的領悟天使降臨神術成為殿堂騎士。

    而且在湛藍大教堂被邪惡教徒和惡魔襲擊后,當兩位美麗的雙胞胎姐妹,在大教堂前展開天使光翼的時候,一定能吸引全城的目光,挽回因為這次事件湛藍大教堂所承受的負面影響。

    因此,泰特斯神甫見到逛街的朱利安姐妹后,立即讓馬車停下來,下車攔在姐妹的前方。

    近距離觀察,泰特斯神甫感覺自己仿佛就是站在兩位“天使”的面前,雙胞胎的容顏讓神甫覺得自己已經淪陷,似乎為博她們一笑,自己可以做一切事情……

    “對不起……兩位尊貴的女士,愿光明神守護你們。”泰特斯神甫暗念至善教義,以穩定自己差點失守的心境。作為光明神的信徒,不應該把私人的情感放在傳播神恩的前面。他對朱利安、朱麗葉行禮說道:“我是湛藍大教堂的泰特斯神甫……我從你們身上看到了光明神的恩典,他把他的神力賦予了你們,讓你們有機會成為神的戰士,成為偉大受世人尊敬的殿堂騎士。

    現在你們距離展開天使光翼只有一步的距離,就是加入至善教廷……”

    朱利安、朱麗葉姐妹奉大亮的命令在湛藍大教堂周邊轉轉,看看帝國軍隊為什么一直包圍這座至善教廷的教堂。

    他們在這里劍拔弩張搞軍事對峙,會影響快餐店營業的。

    然后她們就知道了,這次軍事沖突完全是因為……湛藍大教堂在對抗邪惡教徒和惡魔襲擊時,動用了超出應有編制的重型武器。至善教堂在佛羅明克帝國境內的教堂騎士團,在數量和武器種類上,是有嚴格規定的。

    就在雙胞胎姐妹想要潛入湛藍大教堂,看看他們到底藏了多少武器的時候,泰特斯神甫攔在她們兩個面前。

    混入至善教廷……本來就是大亮給朱利安、朱麗葉的任務。

    現在她們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湛藍大教堂了。

    不過,婉拒的樣子還是要做一做的。

    朱利安對泰特斯神甫說道:“加入至善教廷?前幾天我們參觀湛藍大教堂的時候,曾經有一位教士也對我們說過這樣的話。但我和妹妹來自佛羅明克,這次來薩羅楊,是陪同我們的主人前來學習魔法……”

    朱麗葉接口說道:“我們的家鄉非常的偏僻,對至善教廷并不是非常了解……加入至善教廷,會不會影響我們的工作?”

    雙胞胎“天真”的話語,讓泰特斯神甫哈哈笑了起來:“加入至善教廷,你們唯一需要侍奉的只有光明神。放心吧……只要你們愿意加入至善教廷,湛藍大教堂會派人和你們的雇主進行交涉。

    你們會獲得自由的身份,并成為受世人尊敬的存在。

    你們會比你們現在的主人更加的高貴。”

    “沒有人比我的主人更高貴。”朱利安的面色突然變的很不好,她不允許一個卑微的人如此詆毀自己發誓要守護的王。

    朱麗葉怕姐姐發飆,圓道:“我們的家族一直效忠于我們主人的家族,這是家族的誓言、也是家族一直守護的榮譽。如果加入至善教廷需要我們離開主人,那么我們就只能說對不起了……光明神恐怕也不會喜歡背棄誓約的人。”

    朱麗葉拉著姐姐作勢離開,泰特斯神甫再次擋在她們的面前。

    真是頑固又固執的佛羅明克人。

    和充滿自由氣息的東方諸國不同,君主制的佛羅明克帝國在一些事情上就顯得極為守舊和死板。

    一個家族因為一個誓言可以忠誠于另一個家族百年、千年……佛羅明克人把這視為榮譽,并把這個榮譽刻在自己的家徽上,一直傳承下去。

    這在逐漸倡導平等思想的東方諸國和馬賽勒斯人的眼中,就是野蠻和落后,是原始的愚忠。

    也正是因為佛羅明克人的刻板,讓至善教廷在帝國傳教的過程中,遭遇了很多困難。

    至善教義要求信徒只忠于光明神,把自己的全部奉獻給光明神,這明顯和佛羅明克貴族效忠體系相悖。而傳統的佛羅明克人,則更愿意繼續堅守家族傳承下來的誓言。

    同時因為至善教義可以動搖帝國貴族統治基礎,至善教廷在初期傳教的時候,遭到帝國統治層的排斥。

    而至善教廷能發展成現在的規模,都是因為它有極強的包容性和適應性。在對待異端教會的時候,至善教廷寸步不讓;而在傳教的過程中,至善教廷則具備非常大的彈性……它可以針對佛羅明克帝國的特殊情況,更改自己的教義……在佛羅明克帝國,至善教廷不要求佛羅明克人必須忠于光明神,你只要信仰他就可以,相信光明神會保佑你,你就是光明神的信徒。

    這個改變,讓至善教廷順利的在佛羅明克帝國發展起來,并形成了一個大的支教派。

    在獸人、精靈國度中傳教至善教廷,也都根據他們價值觀的不同,對自己的教義進行修改。

    總之……在至善教廷的眼中,只要信仰光明神就是好信徒,沒有信仰的人是準信徒。你想信仰光明神,什么都好說,什么都可以改。

    反正至善教義就是他們編的。

    在最初信仰的爭奪戰中,至善教廷的戰略就是先占坑,不管信仰堅不堅定,先把信徒的規模發現起來,然后慢慢的培養信仰度。信仰光明神的低門檻,讓至善教義得到迅速的傳播。而那些故作神秘,弄一大堆規章制度抬高自己格調的教派,則很快被擠壓的沒有了生存的土壤。

    因此當泰特斯神甫再次攔住朱利安姐妹的時候,就是另一番說辭了。先讓她們加入至善教廷,然后再慢慢的感化她們,當她們體會到光明神能賦予她們怎樣的力量和榮譽后,她們會離開她們現在的主人。

    “對不起,女士們。我不知道你們是佛羅明克人,那么我們可以依照佛羅明克的至善教堂的規矩來。

    湛藍大教堂不需要你們違背你們家族的誓言,光明神愿意接受每一個虔誠的信徒,不問身份、不問貴賤。只要你向他祈禱,感受到他的偉大,他也將賜予你們神力。

    怎么樣……小姐們?

    成為殿堂騎士,你的主人會以你們為榮。”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