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布朗沒有想到自己誠心誠意的介紹自己,不單單被對方無禮的打斷,竟然還被大罵一頓,而且連詹寧斯家族一起罵了。

    佛羅明克人非常看中家族的榮譽,個人受點委屈沒什么,但家族的尊嚴神圣不可侵犯。

    布朗立即準備罵回去,加西亞主編也準備應戰了。

    但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被加西亞主編忽視的地方傳了出來:“布朗……被狗咬了一口千萬不要咬回去,你咬不過它。”

    大亮的話讓布朗忍住了要罵回去的語言,他對大亮說道:“亮少爺說的對,看來我們這次來錯了地方……我們換一家報社,薩羅楊市不僅僅只有城市日報。”

    大亮沒有挪屁股,他又說道:“被狗咬了,轉身跑……不僅僅會被追著咬,下次見面它還會咬上來。”

    加西亞主編終于看到了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大亮,他聽到大亮把自己比作狗,氣的對布朗說道:“這是你帶來的孩子嗎?怪不得沒有禮貌,佛羅明克人帶的孩子同樣是野蠻,長大只會成為薩羅楊的寄生蟲。”

    大亮沒有理會加西亞,而是對身后的漢娜說道:“去把安妮叫來,就說她的未婚夫在城市日報社和他們的主編吵架……讓她多帶點人過來。”

    “是,主人。”漢娜向大亮行禮,然后離開了房間。

    加西亞見到對方竟然喊人,更是況下,竟然坐著……還出言不遜,不知道尊敬長者。

    碼頭魔法學院已經不僅僅是騙子了,你們是暴徒、是惡棍、是流氓……我會向馬賽勒斯議會反應,向薩羅楊市政廳提出撤銷碼頭魔法學院的辦學資質,讓你們這些佛羅明克人滾蛋。”

    大亮的興致極高,他立即反擊道:“你有什么資格鄙視佛羅明克人?200年前佛羅明克就把馬賽勒斯征服了,100年前所有東方國家都承認馬賽勒斯是佛羅明克的領土。你的祖先曾經在這里向佛羅明克人下跪,獻上你們的土地,承認這里是佛羅明克帝國的領土。

    布朗先生是詹寧斯家族的繼承人,未來的子爵。

    他的祖先是你的祖先的主子……在征服者站著的時候,你這個被征服者有什么資格坐著?”

    “貴族是落后的標準,阻擋著文明的進步。世界已經進入自由時代,人生來平等,被壓迫的人民一定會把這個腐朽的蛀蟲階級推翻。”

    “只要還沒有被推翻,只要馬賽勒斯還是佛羅明克帝國的行省,布朗先生就是你的眾多主子之一。你老了,不管以后這個世界變成什么樣子,你都看不到……你會帶著被征服者的身份離開這個世界。

    要怪就怪,你的祖先為什么就投降了。布朗先生……”

    大亮轉而對布朗問道:“你的祖先有沒有參加過攻占薩羅楊的戰爭。”

    布朗回答道:“當然參加了……那是詹寧斯家族最輝煌的篇章,被記錄在家族的歷史上。我喜歡看的就是,詹寧斯男爵在海邊盛起海水清洗戰馬身上血跡的片段,在他的背后是一座被鐵蹄踏平的城市。”

    大亮對面色已經變的蒼白的加西亞主編說道:“看,你的祖先可能和布朗的祖先見過面。現在他們的后人又在這里見面,不得不說……這是緣分……”

    ……

    在大亮和加西亞主編在城市日報社唇槍舌劍,針鋒相對斗嘴的時候。正在特殊安全局局長辦公室里面看小說的安妮,聽到了敲門聲。

    “什么事?”

    敲門的內勤推門走進來,對安妮說道:“局長,外面有一個自稱叫漢娜的小姐找您……她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謝謝你,亞當斯。漢娜是我的朋友,讓她進來吧。”

    “是,局長。”亞當斯重新關上辦公室的門,隨手把一個煉金竊聽器粘在門的邊框上。

    不一會兒,穿著女仆裝的漢娜被帶了進來。

    暗中示意漢娜不要破壞門上的那個竊聽器,安妮站起來笑著問道:“漢娜,沒想到你會來這里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雖然疑惑安妮為什么任由自己被竊聽,但漢娜沒有破壞那個竊聽器,她遵從大亮的命令對安妮說道:“詹寧斯先生現在在城市日報社,和報社的主編吵架……我的主人讓你多帶人過去幫忙?”

    安妮很是納悶。

    布朗為什么去城市日報社,有怎么和報社主編吵起來了……而且吵架需要動用特殊安全局嗎?

    不過這既然是大亮的命令,安妮覺得里面肯定還有其他的含義。

    安妮立即表現的非常生氣,她大力拉開房門走出辦公室,大聲喊道:“凱米爾,凱米爾……”

    聽到安妮大小姐喊自己,凱米爾副局長立即從自己的辦公室內跑了出來,肥胖卻非常迅速的來到安妮的身邊恭敬的問道:“小姐,出了什么事……惹到您這么生氣。”

    “我未婚夫布朗·詹寧斯被人欺負了,城市日報的那個什么主編竟然敢罵他……你多帶人,咱們去城市日報社。我要看看是誰竟然有這么大的膽子……”

    凱米爾副局長知道城市日報受馬賽勒斯議會保護,因為這點小事就沖擊報社,恐怕會引來議會問責。他小聲建議道:“小姐……這種口角上的小事不歸咱們安全局管,要不我派人通知薩羅楊警察局,讓他們去調解一下?”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