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反正今天從城市日報社出來后,大亮就下定決心打造自己的媒體力量,和帝國合作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大家都有這方面的需求。

    面對露出難色的安妮,大亮輕松的說道:“你們成立報社的初衷沒有錯,用報紙的影響力挽回帝國在馬賽勒斯的形象是一個好辦法,但你們的做法錯了。

    民族矛盾,地域情緒太容易鼓動,民眾在這方面是極為盲目的,這就是帝國的劣勢,而你們的報社偏偏從這個方向入手……再溫和的安撫,再充足的事實,也抵不過敵對報社一紙檄文。這方面是人家優勢區,帝國從這方面入手不就是等著被人家隨意宰割嗎?”

    安妮明白帝國扶植的報社敗在什么地方,這也是帝國后來沒有繼續在薩羅楊辦報紙的原因,完全就是送菜自找羞辱。

    不過安妮也聽出大亮似乎有辦法在薩羅楊辦一個可以為帝國發聲的報紙,如果這樣的報社真的能在薩羅楊站住腳,那么絕對是帝國在馬賽勒斯問題上的一個戰略性突破。

    意義不亞于在馬賽勒斯增派了一支兵團,還是一支隱形的兵團。

    “亮少爺有什么好的想法嗎?您認為……帝國如果再在薩羅楊辦一份報紙,應該從哪一個方面入手,幫助帝國挽回在馬賽勒斯的形象。”

    大亮笑著:“帝國在馬賽勒斯的形象怎么挽救都挽救不過來,至少短時間是不可能的。這是地域上的劣勢,再困在這個圈子里面,只會重蹈以前的覆轍。因此我們就不管帝國是什么形象,反正它在馬賽勒斯已經被黑的不能再黑了,這一塊我們就讓給他們。”

    “讓給他們?”安妮很是不解:“那我們辦報紙還有什么意義?”

    “一個不詆毀帝國的報紙,它的存在就是意義。”大亮的話帶著安妮走向了另一個方向:“就像一杯被墨染黑的水,現在的情況是你們沒有機會把它染白,馬賽勒斯人拒絕任何傾向于帝國的報紙,讓你們連入場的資格都沒有。但是如果我們不想著把這杯墨水染白,而是不斷的往里面灌水哪?”

    此時的安妮感到就像有一個棒子敲在自己的頭上,原本看似是一條無路可走的死巷,在推開旁邊的一扇門后,就發現后面是一條寬敞的大路。

    帝國在馬賽勒斯輿論爭奪上的思路完全就是錯誤的,他們只想著辦報紙為帝國說好話,讓馬賽勒斯人知道帝國統治他們的好處。然而馬賽勒斯人拒絕接受這樣的信息,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

    說帝國好話的報紙在馬賽勒斯沒有生存空間,出現就被掐死了。

    但一個不抹黑帝國的報紙,是有機會在馬賽勒斯生存下去,并成長起來的……

    那個時候。

    安妮興奮了起來,她說道:“亮少爺說的非常對。我們辦一個中立型的報紙,不說任何一方的話,也不抹黑任何一方,只要不引發薩羅楊市民的排斥,就能逐漸的在這里站住腳。等這個報紙擁有大批的讀者后,我們就可以宣傳帝國了。”

    大亮很是無奈,怪就怪這個世界對媒體使用的認知還非常的低級,他說道:“安妮小姐,你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無論任何時間,這個報紙說帝國好話的時候,就是這個報紙死亡的時候。

    我說的這個辦報方向,核心的東西就是灌水。

    再黑的墨水,只要你不停的往里面灌水,它就會越來越淡,直到變成看不出任何墨色。

    一個人每天從外界獲知的信息是有限的,尤其是薩羅楊的普通市民,他們每天除了工作,閱讀報紙的時間非常的少。我們讓他們看一條和政治無關的新聞,他們就會少看一條其他報紙上對帝國的抹黑。

    慢慢的他們就會失去對政治的關心,那個時候他們雖然心中還存在對帝國的排斥,但不會向現在這樣被隨隨便便一點就炸。”

    安妮雖然已經意識到這是一條全新的道路,但心中還是充滿的許多疑惑:“亮少爺,您的意思是這個報紙連中立也不是,是沒有任何的立場,不涉及任何的政治。

    可這樣的報紙能報道什么……人們關心的是國家、行省、城市又頒布了什么政令,哪里發生了戰爭,哪里的矛盾報組織的首官,身上充滿傳奇色彩。

    而布朗……很普通的帝國貴族子弟,出身在帝國的鄉下莊園中。獨自一人在薩羅楊打拼,甚至好多年都是租房子住。

    但是他就得到了侯爵家小姐的親睞……

    當薩羅楊市民們知道你們兩個身份、地位如此懸殊的年輕男女成為情人的時候,會不會期待知道你們的戀情會怎樣的發展?

    當市民們知道布朗因為城市日報的刁難,而你帶著特殊安全局攻占城市日報社,為未婚夫出氣的時候。市民們關心的是特殊安全局的罪行,還是繼續被你和布朗這種莽莽撞撞的愛情所吸引?

    一個的老實的魔法教授,一個的霸道富貴小姐,你們的愛情能擦出怎樣的火花?

    而當市民們發現布朗身邊有一個美麗的女仆,他們會不會懷疑你們的愛情能不能繼續。

    當市民們知道布朗還有一個女學生對他極為愛慕,甚至為了她不惜不晉升中級魔法師,也要上他的課的時候。

    你們的愛情是不是更有戲劇性?”

    布朗急忙辯解道:“我和格瑞斯小姐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我一直把她當成我的學生……”

    大亮對若有所思的安妮說道:“看……布朗先生隨便解釋一下,放到報紙上就是一條新聞。只要在這句話后面加以解釋,然后再寫一寫關于格瑞斯小姐在學院的事情。

    又是一條讓人欲罷不能的支線故事。”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