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當朱利安還是大天使的時候,也是穿這種戰甲。只是后來她晉升為神圣天使,可以穿符合自己戰技特點的金甲。

    重新穿上天使戰甲,雖然防御力和屬性都遠遠不如天使戰甲,但還是給朱利安濃濃懷舊的感覺。想起自己看守邪惡監牢和與大亮相遇的時候,他放走了被自己看押的厄格斯,帶著自己走進了另一條生命軌跡。

    朱麗葉穿上天使戰甲后覺得很是別扭,她是地獄天使,天生對天使族有排斥。不過她既然想裝天使,就要裝到底……好在殿堂騎士戰甲和天使戰甲僅僅只是樣子很像。

    穿上戰甲的朱利安和朱麗葉,同樣的圣潔、同樣的光彩照人,只能通過發色分辨她們兩個。在騎士訓練場上,雙胞胎姐妹認真聽著菲爾頓圣騎士講解的如何獲取神力。

    “最初加入至善教廷的人,基本上都是因為種種原因而選擇信仰光明神。或是生活不順心,或是遇到了什么挫折,或單純的想要從光明神那里獲得力量。這都不是真正的信仰……哪怕每天祈禱光明神再多遍,帶有目的性就不是真正的信徒,不會獲得神恩。

    信仰的培養不是一天就能建立起來的。

    但是當你們真正的了解光明神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被他所吸引,從內心的崇拜他。只有單純的崇拜,才能得到神性的回應,然后感受到周圍的神力。”

    菲爾頓圣騎士把兩把《至善教義》交給朱利安、朱麗葉,又說道:“你們為了獲得天使降臨神術而加入至善教廷,就代表你們的信仰帶有目的性,暫時還不能感受的神力。

    《至善教義》記錄著光明神的事跡,和他所展現過的神跡。

    你們現在要做的是……讀,形成在你們心中光明神最初的樣子。隨著你們對教義的理解加深,神的形象會越來越豐滿。

    如果你們能接受神殿上光明神的樣子,這個過程會短一點。當然……神的形象千千萬萬,在你們熟讀至善教義以后,或許光明神在你們心中是另外一個樣子,這是被允許的。

    至善教廷沒有資格對神做出定義,我們信仰的是神,而不是一尊神像。

    這間訓練場是專門為你們準備的,訓練先從熟讀《至善教義》開始吧……”

    菲爾頓圣騎士講解完如何產生信仰的第一步后,就離開了這里。他是湛藍大教堂的軍事主管,議會要把武器運走,湛藍大教堂在這個時候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等菲爾頓圣騎士離開后,朱麗葉隨便翻著手中的《至善教義》抱怨道:“那個假天使不會讓我們把這都背下來吧?這里面全都是最肉麻的吹捧……如果光明神這么牛的話,怎么就不見了?

    我真的看不下去,我有點想吐。”

    朱利安也看著手中的書。從第一次來湛藍大教堂,她就知道至善教廷對光明神的形象和事跡都是胡編,這本教義也沒有什么可信度。

    朱利安說道:“我們都知道,至善教廷根本就不知道光明神是什么樣子,也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但……他們是怎么通過這荒誕的教義,獲得神力和神術的?”

    這是為什么呢?

    明明自己對滅世魔王更加的熟悉,甚至不需要想象就知道他是什么樣子,結果只能召喚出一個神術火苗……

    大亮在湛藍大教堂見到泰特斯神甫,他就像一個求知欲很強的孩子,很直接的說道:“自從上次和神甫交流后,我就對光明神的神性、神職和神力產生的濃厚的興趣。至善教廷應該是不介意無信仰的民眾和信仰光明神的信徒,一起討論關于神的話題吧,而且是從研究神的角度上去討論。”

    自從上次見面后,泰特斯神甫對大亮也是非常感興趣,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孩子……這是一個天才,他提出的一些問題是很多信徒都意識不到的。

    因此當聽到亮少爺來拜訪的時候,泰特斯神甫非常愉快的把他邀請到一間僻靜的祈禱室中。

    對于大亮的擔憂,泰特斯神甫非常爽快的答道:“真神不害怕被討論……只有偽神才會遮遮掩掩。至善教廷自建立之初,就愿意和任何人探討光明神。事實上,民眾對光明神越了解,就越愿意信仰他。

    在光明神的信徒面前,您不需要有任何的顧慮,因為真理越辯越清。”

    不管光明神在神權時代都做了什么事,至善教廷真的是讓人生不出討厭的感覺。當然這是在泰特斯神甫不知道大亮已經信仰滅世魔王的情況下,對于異教徒的態度至善教廷是另一個極端。

    有了泰特斯神甫的保證,大亮就放心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上次神甫對我說……至善教廷并不排斥魔法,認為魔法和神力是平等的力量,您也是一位優秀的魔法師。”

    “是的……魔法在神降臨之前的古代魔法時代就存在了,這是世界本源的力量。我們不排斥魔法,甚至愿意主動的研究魔法。”

    學術方面的探討讓泰特斯神甫表現的非常積極,他甚至用一只手使用魔法召喚出火焰,又用神術在另一只手中釋放出圣光,以展示至善教義的包容性。

    看著火焰和圣光,大亮繼續說道:“神力是一種能量,神術是對能量的應用。現在這個世界有三種能量的應用方式:自然科學、魔法煉金、神術。這三種能量應用方式的發展,帶動著我們的文明進程的發展。

    同時這三種能量應用在獨立發展的過程中,也在相互的融合,組合成混合型的能量應用,不同技術取長補短,產生了讓人驚嘆的發明。最典型的就是煉金蒸汽機,它比初時的機械蒸汽機更小更高效,然后我們就有了火車、飛艇、銀翼、蒸汽機車、輪船,還有可以大規模生產的工廠。

    現在可以說,自然科學和魔法煉金已經全面的融合在一起。在魔法學院的課程中,數學、物理、化學、文學,都成了考核魔法師的標準。自然科學和魔法煉金幾乎到了一個不可分開的程度,呈現出從混合使用到融合使用的趨勢。

    而神術……和其他兩種能量應用的交流似乎落后的很多。

    泰特斯神甫,您認為這種現象是怎樣造成的?”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