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泰特斯神甫很喜歡和大亮交談,他提出的問題總是那么有深度,讓人不吐不快。

    泰特斯神甫回答道:“亮少爺,您說的沒錯……自然科學、魔法煉金和神術,本質都是對能量的應用,神力也是一種能量。

    三種能量應用融合的過程,神術與其他兩種能量應用的銜接的確落后了很多。

    從根源上講,神術出現的時間太短了。

    我們現在這個時代被稱為大發現時代,魔法煉金和自然科技大部分都是繼承了古代魔法時代的成果。根據對古代遺跡的探索,古代魔法時代自然科學的水平就已經很高了。那個時候有火藥、有滑膛炮,有遂發槍……也有蒸汽機,有完成的自然科學基礎理論。

    在那個時候自然科學和魔法煉金就已經開始混合使用。而神權時代只有500年,諸神混戰讓神術沒有機會和其他兩種能量應用方式結合。

    然后就是黑暗世紀,文明遺失。

    現在的大發現時代就是對古代文明的挖掘中發展起來的,而神術沒有任何可以借鑒的東西,現在至善教廷都還沒有把神術研究明白,更不用說和其他兩種能量應用方式結合了。

    但自然科學、魔法煉金、神術三種能量應用方式融合,是文明發展的大趨勢,教廷從來沒有停止過這方面的研究。其實我們已經有了很多研究成果……比如在醫藥領域,我們就通過神術和藥劑學結合,制造出了一種可以快速治療外傷的藥劑。

    理論上只要人還活著,就可以治好。如果教廷能夠降低這種新型藥劑的成本,那么以后戰爭的傷亡將會極大的降低。”

    大亮沒想到自己來一趟湛藍大教堂,竟然還能打聽到如此重要的情報。如果泰特斯神甫說的這種藥劑能夠量產,并控制住成本的話,那么真是能改變世界的東西。

    “真是讓人驚嘆的發明。”大亮轉而又問道:“神力可以儲存嗎?這種因為信仰而獲得的力量,在離開施術者后,又是如何長時間存在的?”

    “神力既然是一種能量,當然是可以儲存的。只是儲存神力的成本太高了,這也是神術難以和其他能量應用方式結合的原因。在古代魔法時代,帶有神力的道具可都是神器。因此只要徹底解決神力的儲存問題,那么光明神的力量必將可以掀起一場能量應用技術的飛躍式發展。”

    那個時候,唯一能做到自然科學、魔法煉金、神術三種能量使用方式融合技術的至善教廷,將無敵于世界。

    不管泰特斯神甫有沒有想過,至善教廷會不會一改中立態度去征服世界。

    反正大亮看到了這個信仰光明神的教廷對自己的威脅,完整三種技術的融合,恐怕就是找到滅世的力量也壓不住他們。

    大亮趁機對泰特斯神甫做出邀請:“神甫,和您談話又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過幾天,我會在薩羅楊辦一張報紙。

    報紙的名字叫‘能量報’,是一種只面向科研人員的技術性報紙。內容也是只刊登自然科學、魔法煉金、神術方面的研究成果。所有研究自然科技、魔法煉金、神術的科研人員,都可以投稿,放在上面供大家討論和學習。

    我這次來湛藍大教堂,除了有一些疑問請求解答外,主要的目的就想邀請您在我的報紙上開設一個關于神術對神力使用的專欄。”

    大亮說的“能量報”引起了泰特斯神甫極大的興趣,他是第一次聽可以辦這種單純搞研究的報紙。他清楚這張報紙對科研的推進作用,同時也意識到,大亮辦這份報紙可能的目的……作為報紙的發行方,他可以通過收取投稿的方式獲得大量的尖端科技知識。

    報紙的版面是有限的,收取的投稿是無限的。

    讀報紙的人獲取的信息,永遠是辦報紙的人愿意讓他們看到的……

    泰特斯神甫立即調整到政客的思維,他知道眼前這個男孩很不簡單,辦《能量報》更是展現出讓人驚嘆的野心。

    泰特斯神甫說道:“我可以在你的報紙上辦關于神力剖析的專欄,但我有一個要求……”

    “請說。”大亮知道,談判要開始了。泰特斯神甫不是加西亞,他沒那么單純,被自己的大道理忽悠就能把自己賣了。

    泰特斯神甫略作考慮后說道:“薩羅楊的科研力量非常強,每所魔法學院和常規大學都有自己的研究室,一些服務與個人和企業的研究所更是無法統計,這是難以想象的高端知識儲備。我的要求是……《能量報》所有的投稿文件,要和湛藍大教堂共享。作為回報,我們愿意對你的報紙進行投資。

    以我對報紙行業的了解,這份報紙是賺不到錢的。”

    大亮微笑的說道:“如果我拒絕了呢?”

    泰特斯神甫輕松的說道:“這樣的報紙。沒有你,湛藍大教堂也自己辦……我們在薩羅楊可以獲得很多的便利,我們也有足夠的財力供這份不賺錢報紙的消耗。

    最重要的是……我們有整個至善教廷的支持。”

    這一點大亮早就想到了。

    《能量報》一旦出現,必定會有很多人看到它對尖端科技的獲取能力。科技帶來力量,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缺少的就是辦報這個點子。因此當大亮提出這個點子后,統治者和野心家們一定會對《能量報》爭相模仿。

    這是大亮阻止不了的。

    因此大亮也不打算阻止。科研傳媒可不是娛樂傳媒,讓科研人員開心的追捧可比哄大眾高興更難。科學型報紙,更加注重權威性,要讓一個個眼高于頂的科技工作者心悅誠服的說你“牛逼”,不是隨隨便便發幾個不痛不癢的科研成果就做到的。

    必須有硬貨撐起這份報紙的科研制高點,要讓所有的科研人員心急火燎的等著新刊的發布。當科研論文被刊登成為一種終身榮耀的時候,他們才會積極的把自己的成果以朝圣的心情拿出來投稿。

    要是拼硬貨,大墳墓在魔法煉金的水平上絕對是最硬的,隨便拋出一些中、低級的煉金技術,就能讓世界瘋狂了。

    因此大亮不害怕任何人在科研媒體上和自己競爭。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你們來的越多,越能凸顯《能量報》“一覽眾山小”的姿態。最終這些報紙的結局只有一個,就是幫《能量報》開發出一個成熟的市場然后滅亡,它們死的越多越能推動《能量報》封神。

    賣連環畫的書店和藏有名畫的博物館……不一樣。

    “如果湛藍大教堂愿意辦同樣的科研型報紙,我是非常歡迎的。真理總是越辯越清,如果只有《能量報》,我們自己出了錯誤也不知道。

    這是好事。

    我不僅僅歡迎湛藍大教堂辦,議會也可以辦,帝國也可以辦,只要愿意投資科研,誰都可以辦這樣的報紙。

    這些都不影響神甫您在《能量報》上開設專欄。當然……報社的投稿,我的不會和湛藍大教堂共享的,我也不會要求你們的報紙和我共享信息。”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