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渣

作者:正北方

    大亮的反應有些出乎泰特斯神甫的意料。他雖然還不知道亮少爺的具體身份,但能看出他一定是非富即貴。可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沒有辦法與至善教廷抗衡,他肯定清楚,如果至善教廷要辦這種科研型報紙,他的《能量報》很快就會被擠壓的沒有資源。

    泰特斯神甫認為自己掌握著主動權,亮少爺一定會答應自己的要求,讓至善教廷入股《能量報》,甚至控制這份報紙。

    但讓泰特斯神甫想不到的是……亮少爺竟然非常樂意讓教廷也辦科技型報紙,自己的威脅全部無效。

    他到底在想什么?

    泰特斯神甫看著大亮,他發展自己根本琢磨不透這個年幼的孩子……

    但不管怎樣,《能量報》拒絕教廷的干涉,那么湛藍大教堂就只能自己辦報了。泰特斯神甫挑起的爭斗被化解,他只好大亮說道:“亮少爺的心胸讓我感到慚愧……我愿意在《能量報》上辦一個關于神力和神術的專欄,這也有助于我們宣傳光明神的偉跡,發展至善教廷的信徒。”

    泰特斯神甫愿意投稿,大亮的目的就達成了。

    他不能過多的和泰特斯神甫討論神力的問題,談的多了容易引起對方的警惕心。讓他主動的投稿,就可以讓大亮看到這位資深神甫對神力、神術的理解,把他的經驗吸取到滅世神力的上面。

    “感謝泰特斯神甫對《能量報》的支持,等我的報紙正式發行的時候,報社會送來‘約稿’的邀請函。”

    “我也感謝亮少爺無私奉獻出這個絕妙的想法,當湛藍大教堂的報紙開始發行的時候,我也希望亮少爺能從您的角度提出更多深刻的問題和見解。”

    ……

    大亮帶著收獲離開了湛藍大教堂,朱利安、朱麗葉也帶來了至善教義和菲爾頓圣騎士對她們說過的話。

    脫去鎧甲的朱麗葉舒服的躺在沙發里面,長腿翹在茶幾上,看著大亮翻閱著至善教義,說道:“你想不到吧……至善教廷都不知道光明神真正的樣子,他們的崇拜全靠想象。想象,我只能呵呵呵,我能想到的就是一個……欠砍的糟老頭。光明神的信徒竟然只靠一本胡編亂造的教義,就能使用神力釋放神術,真是太可笑了。

    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這是為什么。”

    坐在大亮身邊的朱利安也是十分的不解:“我們認為越了解神,越能獲得更多的神力。我們無法獲得更多滅世的神力,是因為我對成神后的滅世不了解。

    但通過至善教廷對信徒的培養過程,可以看出……不了解神也是可以獲得更多神力的。”

    大亮粗略的看了一遍至善教義,然后合上書后,用嚴厲的語氣對朱利安說道:“‘越了解神,越能獲得更多的神力。我們無法獲得更多滅世的神力,是因為我對成神后的滅世不了解。’這句話是我說的。

    你在懷疑我的話嗎?”

    朱利安沒想到自己的提議竟然會遭到大亮的訓斥,她的臉上不禁露出委屈的神情,但又不知道如何反駁。

    朱麗葉可不是朱利安,她見到大亮無緣無故的給姐姐黑臉,立即氣的站起來,大聲嚷道:“喂,小子……我姐姐說錯了嗎?光明神的信徒拿著一本不知道誰胡編的至善教義就能使用神術,這是對光明神的了解嗎?他們連光明神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是對光明神的了解嗎?

    明明是你錯了,你憑什么兇我姐姐。

    小心我揍你!”

    朱利安站起來對朱麗葉呵斥道:“朱麗葉,你坐下!如果你再敢頂撞殿下,我就把你禁足。”

    “姐姐,我是幫你!”

    “坐下!”

    朱麗葉意識到朱利安是認真的后,氣憤憤的坐了回去,把頭扭到一邊不再理會兩個人。

    大亮重新露出笑容:“不要誤會,我只不過是做一個關于神力的實驗而已。”

    聽到這里,剛剛還在生氣朱麗葉立即把頭又扭了回來,變臉似得露出笑容問道:“我就知道你不舍得兇我姐姐,快說說你發現了什么?”

    朱利安也是一臉的好奇,大亮剛剛斥責和神力有什么關系?

    大亮說道:“剛剛你質疑了我對神力的判斷,朱麗葉還罵了我……”

    朱麗葉辯駁道:“你本來就小,那不算罵?”

    “我最討厭別人說我小……”大亮警告朱麗葉后,繼續說道:“至善教廷的教士、神甫、主教、教堂騎士、殿堂騎士、圣騎士。

    哪一個敢質疑光明神?哪一個敢罵光明神?”

    雙胞胎姐妹一起搖搖頭,說道:“沒有。”朱麗葉強調道:“他們崇拜的就是光明神,怎么敢質疑他,罵他。”

    大亮說道:“但你們兩個敢。”

    雙胞胎姐妹若有所思,朱利安說道:“難道這就是我們無法獲取更多滅世神力的原因?”

    大亮回想著道:“我和泰特斯神甫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說過‘神定義力量’,在信徒的心目中,這個定義是不容有半點質疑的,對神也不能有半點質疑。

    這才是崇拜,遵守神制定的定義,才能溶于神力的體系中,感受到神力。

    你們和我能對滅世,能像虔誠的信徒那樣認為他說的、做的就是全對的嗎?能對他沒有半點質疑嗎?”

    很明顯,都做不到。

    “這……”朱麗葉翻手召喚出一個火苗,說道:“這又是怎么回事?”

    “這是信任。你們視我為親人,視我為領袖……相信我,忠誠與我,這和信任有天壤之別,因此我們就只能召喚一個神術火苗。而且以后恐怕也只能召喚出這樣的火苗了,你們對我太熟悉……你們肯定都能想出很多我的糗事,心中記得我弱小時的狼狽樣子。

    光明神恰恰的相反的。

    他神秘,高高在上,沒有人知道他的樣子,就只能用自己心中最崇高的樣子想象他。

    至善教義是什么?它是信徒的自我暗示,里面只有光明神展露的神跡和偉大,沒有他吹牛時摳鼻屎的樣子。

    信徒們的心中,光明神沒有任何的瑕疵,他是真正的神,不被質疑的神。當信徒接受‘神是對的’這個定義,那么也就能感受到神定義的神力。

    神供起來才是神,整天你們一起吃飯的是親人。”
广东福利彩票36选7开奖号走势图